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【古典情缘】月下红雁(18)

2019-08-24 点击:657

  upload-images.jianshu.ioupload_images11179581-e49e8e3bc284d4b3.png

  进入宋府大院,但见这里的亭台楼阁不仅宽阔,而且还很华丽,殿的四角高高翘起,包裹着铂金。东西两角门,皆是婆子、小厮、丫鬟进进出出,人丁众多。

  穿过三间大门,步入上堂,环顾四周,见地铺白玉,内嵌金珠,房梁上雕刻着象征富贵吉祥的牡丹、芙蓉等花朵,花瓣鲜活玲珑,连花蕊也细腻可辨,两边穿山游廊厢房,挂着各色百鸟朝凤图。房顶上悬着一颗夜明珠,熠熠生光,真可谓金碧辉煌。

  如此穷工极丽,白鸿雁倒是头一次见。白府与宋府虽然规格相近,但比之白府的风雅之气,这宋府却是富丽堂皇,令他眼花缭乱。他想:“这宋府真是奢华之极!”他不由得想到桥东百姓房屋的贫困景象,微微叹了口气。

  正自出神,管家忽然回头道:“白先生,请随我来。”白鸿雁随管家出上堂,转过插屏,又是小小的三间厅,厅后就是后面的正房大院。

  进了垂花门,管家忽然回身一行礼,笑道:“白先生请,我家小姐正在后院等着您呢!”说完,竟自退了出去。

  白鸿雁一愣,忙道:“老先生,你去哪里?”

  只见门前列坐着十来个穿红戴绿的丫鬟。众丫鬟见到白鸿雁,一齐笑迎了上来,三四人打起帘笼,向白鸿雁行礼,其余的人争着接过他抱着的书卷,并领着他接着往里面走。

  白鸿雁被众丫鬟簇拥着,走穿堂,过石桥,穿花度柳。他见这些丫鬟们皆是一脸嬉笑的打量着自己,一面走,一面说着悄悄话。他感到极不自在,擦着一头汗,心想:“这富贵人家的大小姐,娇生惯养,被这么多人伺候着,其性必定骄纵,也不知日后好不好相处?”

鲤鱼争先恐后的跃上水面。池边两行垂柳,杂着桃花,春风拂面,却无一丝尘土。

  池塘后面,是一个二层木制小楼,楼下前后左右种满了水仙,里面纸窗木榻,所见之处,不过板床木凳,床边竹几上摆放着一张瑶琴,一柄宝剑,与前堂相比,这里的富贵气像一洗皆尽,别有一番清幽绝俗的意境。

  白鸿雁只道住在这里的人,定是宋府的花匠园丁。四下空无一人,他不禁奇怪,那些丫鬟将他带到这里,怎么都走了?那位大小姐,究竟在哪里?

  忽听身后有人轻轻一笑,白鸿雁转过头来,池塘里正巧一只鲤鱼跃起,在空中翻了个跟头,“砰”的一声,又落入水中,水花四溅,清风一拂,吹得漫天花瓣翩翩起舞。

  蓦然间,只见池塘对岸,一个女子笑盈盈的看着白鸿雁,长发披肩,肤光似雪,头戴荔枝金簪,身穿绣着水纹花样的红色缎裙,红白相映,更显得灿若云霞。

  那少女对白鸿雁挥了挥手,笑道:“书呆子,不不,白先生,我在此已恭候多时了,正等着先生为小女授业解惑呢。”

  白鸿雁一呆,心想:“她就是宋府大小姐!”连忙走上前,再定神一看,不禁天旋地转。他见这少女的眉目口鼻竟然和“金兄弟”一模一样,呆呆地道:“你……你…...”只说 了两个“你”字,再也接不下去了。转念一想:“不对啊!宋大小姐怎么姓金?”

  白鸿雁见这少女仙姿佚貌,霞姿月韵,娇美动人,清丽脱俗。他如痴似梦,此情此景,此等美人,不由得联想起李太白的诗句: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。 若非群玉山头见,会向瑶台月下逢。

  少女嫣然一笑,道:“我是你的金兄弟啊。”只见她衣襟在风中轻轻飘动,深深行了个礼,笑道:“小女子姓宋名红月,见过白先生,这厢有礼了!”

  白鸿雁一颗心通通的跳,只消再看上一眼,便恍若到了极乐仙境。他神魂颠倒,缓缓退开几步。

  宋红月秀眉微颦,道:“怎么?不认识我啦?”

  白鸿雁痴痴地道:“金兄......大小姐......这是怎么回事......”

  宋红月笑道:“我做你的师父,这次轮到你来给我当先生,咱俩扯平了。来来来,让为师最后为你打开通天灵宝,快快闭上眼!”

  白鸿雁听她说话的声音语调,不正是“金兄弟”吗?他竟不自觉闭上了眼,只觉有个温润的小手指在他眉心触了一下。再睁开眼来,却见宋红月捂嘴咯咯笑了起来。

  白鸿雁伸手触向眉心,又是一抹红色胭脂粉。白鸿雁望见她一双盈盈秋水的眸子,这个与自己一年来称兄道弟的顽劣少年,怎么忽然变成了宋府大小姐?四目相对,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二人无语,往昔时光依稀浮现眼前,笑容在脸上轻轻荡漾。

  蓦地里,白鸿雁想到“金兄”临走时说的话:“我为你卜的这一卦,是个姻缘卦。下月初一,便能应验。望兄弟好好珍惜!”一瞬之间,他心中一阵荡漾,已明了女儿家的心意,竟是用心良苦。

  白鸿雁闭眼深吸了口气,平复了下波澜的心潮,当即回了个礼,道:“大小姐,往后我该怎么称呼你。”

  宋红月想了一想,道:“我叫你白先生,你叫我大小姐,咱们之间就生分了,这样不好。嗯......往后,我便叫你雁郎吧。你呢......你叫我月娘罢。”

  白鸿雁心神渐定,摇头笑道:“你说你姓金名悟空,我竟信以为真了。你叫我书呆子,倒没冤枉我,看来书读多了,却是不通人情世故。以后不能再叫你金兄弟了。”

  宋红月笑道:“我家对面,确实有个金大小姐,很是讨厌。我扮成乞丐,称自己姓金,就想败坏她名声。哪曾想竟遇到了你。对了雁郎,今日你要教我什么?我除了识得几个字,会几首李太白的诗,也没读过什么书。要不,咱们还是一起练剑吧!”

  白鸿雁红着脸,正色道:“我既然应了教书这事,就得好好教你。我带了一本《大学》,是论述儒家修身治国平天下思想的文章,原是《小戴礼记》第四十二篇,相传为曾子所作,实为秦汉时儒家作品,经北宋程颢、程颐竭力尊崇,南宋朱熹又作《大学章句》,最终和《中庸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并称四书。”

  宋红月听了,好没兴致,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,脸色一变,凝重地道:“我必须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情!关乎你的好妹妹,小月!”

达到当天最大量
日期归档
凯时娱乐注册 版权所有© www.emmanueluanseru.com 技术支持:凯时娱乐注册 | 网站地图